95后社交焦虑日益严重,怎样用文化社交产品“推”一把中国青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28 07:09

95后社交焦虑日益严重,怎样用文化社交产品“推”一把中国青年?

2017-10-27 23:27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社交

原标题:95后社交焦虑日益严重,怎样用文化社交产品“推”一把中国青年?

文 | 赵星雨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李禾子

社交软件在中国的市场大不大?

2016年,陌陌公布其2016年净营收达到5.531亿美元,同比增长313%;探探在去年完成3200万美元C轮融资,接着今年6月完成7000万美元D轮融资,微信则因为其打通的支付手段以及工具整合成为划时代的社交产品象征。

这几个软件的成绩也让创业者们看到了社交软件的市场前景,积目创始人蔡狄说那时候市面上有超过两百多个不同的社交软件出现,海外大热的“约炮神器”Tender也成了各家社交产品借鉴的模版,每天铺天盖地的广告冲击,吸引用户进入,除了一般的社交匹配功能外还出现了各种假装情侣、虚拟恋人等新模式。“但是(这些软件的)生命周期都不会太长,爆发式的增长势必带来后期用户数量的下降和粘性的丢失,里面太乱了没法管理。和《易经》里说的一样,物极必反。”

而且,社交软件,尤其是陌生人社交软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国人误解,与约炮划上了等号。但是和海外开放的“约炮文化”不同,中国当下青年对于社交软件和平台的诉求更多却是在发现新朋友的交友方面,尤其是一线城市里越来越大的工作压力导致目前青年群体的个人生活缺失,这也是当下一些产品都在倡导年轻人拥有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与青年文化的原因。(回顾:)

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个空白,蔡狄就是其中之一。“我觉得中国缺少一个指向性非常清晰的青年社交产品。”8月底,音乐财经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和一些前来拜访的投资人进行接洽——这个定位于“青年文化领域的陌生人社交平台”的O2O产品上线于2016年4月,融资和扩充速度惊人,同年11月就拿到了种子轮,2017年的5月连续完成天使轮与Pre A轮,中间只相隔一星期。其中天使轮由英诺天使领投,聚橙网跟投,共计550万元人民币;Pre-A轮的投资方为越榕资本,金额为数百万元人民币,团队人数也从天使轮时期的4个人扩展到现在的45人,有了更明确的部门划分。而因为前景被看好,蔡狄说还不断有投资方想要加入,积目也正在资本支持下进行产品更新,争取完全摆脱“约炮”界面设计——产品持续一年使用了Tender的左右滑动判断是否匹配的模式,这也是业界很多产品人将积目与探探放在一起进行对比的原因。

不过在10月中旬,音乐财经再次拜访积目团队时发现,新版本的积目已经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了较大改变,并在12月初将优化并延展Tender的发现模式,从前LOGO中的名称也从GMU更改为AIM,进一步强调该产品“目的”的青年文化社交属性。

青年文化社交内核:“不管任何文化也好,你不可能不和别人交流吧。”

和投资人谈情怀可能被很多创业者当成忌讳,但是在文娱行业,情怀可能真的是重要驱动力。83年出生的蔡狄是艺术设计专业出身,在创业之前一直做的是品牌形象顾问,也帮别人做了很多品牌设计。他说自己做积目就有情怀在里面,也是情怀促使他持续关注青年文化诉求。

“一个人成长是有过程的,而我在每一个过程中对于文化的诉求都非常大。比如初高中的时期,我就会参与很多文娱类的活动,比如我玩过乐队、学过跆拳道和泰拳等一些竞技类运动和一些极限运动。当我在这一块市场做调研时发现,中国缺少一个指向性非常清晰的、指向文化定位的青年社交产品。”蔡狄认为目前很多产品都是以内容为切入点,用社交进行辅助,而积目则相反,通过提前设计好的目的语言,让用户在线上因为同样的文化诉求相识,然后通过各类活动导入到线下,做一条完整的社交服务体系。“不管任何文化也好,你不可能不和别人交流吧。社交才是任何产品的根本。”蔡狄说。

和其他社交软件相比,积目的社交体系非常广泛且用户质量较高。用户首先会根据不同的兴趣类型,例如音乐、极限运动、改装车、SM亚文化等,被分为不同的圈子,而每个圈子里的早期种子用户,是由积目团队在各类活动现场抓取的KOL和大部分精准用户得来。一方面,KOL用户能够继续吸引新的用户加入。年轻人模仿能力和学习能力很强,KOL进行宣传的时候跟着就进来了。所以用户质量会比别的平台好,而且这也规避了前文所提到的由大量广告投入带来的爆炸式增长到后期用户数量与粘性下降的后果;另一方面,从现场得到的用户也更乐意回到现场去,因此让积目更容易展开各类潮流文化活动的合作与推广,并且在现场累积新用户,形成线上线下的良性循环。

根据积目技术部提供的数据,在只有IOS平台的情况下,积目2016年4月份的用户在9万人左右,今年6月份增长为60万,截止发稿前这个数据已经达到180万,安卓版本也在上个月开放,王绮君表示目前产品的核心任务是进一步积累用户数量,打开更大市场。

而积累用户的手段主要是两点,一是通过和INXX、阿玛尼甚至ofo等平台内用户有消费兴趣或气质相符的潮流品牌方以及对标青年人群的产品方进行合作发布相关活动资讯,另外则是通过此前平台积累的项目合作资源自己办演出,例如这个月底,积目马上就要在糖果Live举办第一场“积目青年文化活动”,请了小老虎、精气神等有别于商演路子的、有文化和地域代表的嘻哈音乐人,“不是为了赚钱,而且演出在我们的业务中只占比1%左右,我们是想把演出做得更纯粹一点,请一些有趣的人来,减少大家对社交的偏见。当然这也是为了树立大家对积目做青年文化品牌的认知。”王绮君说。

“中国式”社交现状:部分主动出击,解救“放空”青年也很关键

王绮君告诉音乐财经,她在积目平台上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有很大一部分平台用户给自己选择的目的标签并非是兴趣爱好一类,而是“放空”。

“放空占了大部分用户,无目的是最多的。他的目的是没有目的,就是来平台上看看都有些什么样的人,就这么先呆着。等我想做什么时候的再去做。就是我什么都想要,但是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去图。”

这很符合当下大部分年轻人、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年轻人的社交焦虑状态:被动且矛盾。一方面,希望能够匹配到自己希望匹配的新朋友,但是另一方面,能够且愿意主动进行社交的人只是少数,大家都疯狂地往自己身上贴标签,期待展示更好的自己,然后让别人能够主动前来认识。这也是为什么虽然“无聊大会”等新型社交活动在年轻人中人气很高,却有不少媒体关注到文化社交热潮下许多青年“孤独的人更加孤独”的状态。

“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聊天,平台上配对了不说话,去线下活动也是一个人呆着。我们也是尽力想办法帮助一下大家。”

王绮君说,根据用户反馈到的“配对到的人不说话”这种会造成社交空白的无意义社交现象,积目在新版本增加了口吐狂言的功能,即提前内嵌好一些有趣的话,按下这个口吐狂言的按钮就会随机发送给对方,“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在中国人看来是一门艺术,这个功能给用户增加更多的交友密度,而且别人也能看出你在使用口吐狂言和ta说话,就能了解你现在是想和ta说话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的状态。”

另外,在积目的“发现活动”页面可以发现都有哪些用户会去,并且支持在活动界面进行互动聊天,这样用户就可以通过活动进行交流,”我们还是可以通过活动去找到爱好相同的朋友。”王绮君说。

除了在功能方面推用户一把,音乐财经也和积目以及部分自身社交软件用户进行了有关更深层次的中国社交状况讨论,比如有人就说了一些实话:“大家也都想和那些好看、有趣的人配对,不过因为现在的匹配模式,很多人根本没办法匹配到这些大家想要社交的人——毕竟根本不在一个匹配池。”

“大家都希望有很多人喜欢自己,发个微博也希望有人点赞转发评论,希望被更多的人关注。”

可以肯定的是,社交软件只是一个工具,其他生活方式内容产品一样,没法让一个人马上进入更高一层级的圈子,不过好的方面在于能帮助用户认清自己的诉求,然后朝着想要前进的方向变得更好。从好的一方面来说,现在中国青年展现出来的社交焦虑是一种想要丰富自己的更高层级的追求和欲望,同时也是知识付费、运动和音乐等领域成人教育培训市场火热的很大因素,娱乐的定义已经脱离了纯粹的消遣,更多被要求带上附加价值。

积目这样的社交平台能够做的,就是在坚定自己潮流调性的同时,用文化方式帮助用户更好地打破“中国式”社交怪圈,做更好的自己。

本周轮值编辑:李禾子

商业| 伍德吃托克:“线下复合场景消费体验”如何在中国找寻它的春天?

商业| 如何突围粉丝经济?他找到了 “滚啤”,已众筹超百万元要做青年文化标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