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民警救助嫌犯孩子:希望他能感到社会的温度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31 03:17

上海民警救助嫌犯孩子:希望他能感到社会的温度

2017-10-30 10:54来源:搜狐警法

原标题:上海民警救助嫌犯孩子:希望他能感到社会的温度

原标题:上海一办案民警救助嫌犯之子:“希望他能感到社会的温度”

葛奕青在工作中。 警方供图

破案后,民警葛奕青决定救助嫌疑人还未成年的儿子。

今年4月18日,上海市普陀区曹杨新村派出所破获一起重大刑事案件,葛奕青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但这只是故事的开始。

“我有个小孩在外面,未成年,没有人管,出了事情你们负责?”当晚,嫌疑人周亮(化名)面对审讯时如是说。这句话被葛奕青记在了心里,“抓获犯罪嫌疑人是我的职责,但孩子需要人管,我不希望他重蹈父亲的覆辙。”

“抓人是我的指责,但不管孩子也是我的失职”

4月18日,在曹杨新村派出所审讯室内,为让自己取保候审,嫌疑人周亮(化名)拒绝给儿子指定临时监护人,坚持要求自己抚养。

周亮的儿子周明(化名)今年16岁,母亲早逝。父亲到案时,周明还在普陀区一所初中念书。当时,距离中考只有两个月。

当晚10点审讯结束后,得知父亲被捕的周明赶到派出所。葛奕青回忆,周明当时戴副眼镜,不到一米七的个子,身材枯瘦,顶着一头烫染过的发型,“有着一种超乎年龄的成熟。”

“我爸爸到底出什么事了?”这是周明对葛奕青说的第一句话。在得知父亲出事后,周明很冷静,并谴责父亲说:“你这样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多恶劣啊?”然而,考虑到自己接下去的生活问题,他又问葛奕青:“我爸爸还能出来照顾我吗?”

对于有前科、无正当职业、外债缠身的周亮而言,公安机关不可能对其改变强制措施,但抚养儿子的事被葛奕青记在了心里。“抓人是我的职责,但孩子需要人管,我不希望他重蹈父亲的覆辙。”

他告诉周明:“我们会通过社会各方面的努力来解决你生活的困境,你回去安心备考。”

葛奕青今年35岁,从警十年来,他经手过很多未成年犯罪的案件,深知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容易受到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在亲手将周亮抓拿归案后,葛奕青决定走近他儿子的生活中,“这件事既然我知道了,我觉得我不管就是我的失职。”

为让孩子顺利入学,他主动担任“临时监护人”

周明性格比较孤僻,喜欢通过打游戏发泄情绪。“其实他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强那么成熟,碰到困境也会难过,也会哭。”中考前一天,葛奕青照例打电话询问周明近况。电话里,孩子很罕见地与他聊起了未来规划。“之前没有聊过这么深入的话题,他也是渐渐信任我了。”

周明告诉葛奕青,自己很擅长打《王者荣耀》,之前一度有北京的职业战队招募他,究竟是打职业比赛还是继续读书一直困扰着他。

葛奕青没有急于给出答案,而是把两条道路都“摊开讲”,分析利弊。“我最后告诉他,打游戏是青春饭,二十多岁退役后你有没有能在北京立足的一技之长。”据葛奕青回忆,那通电话打了很久,最后周明告诉他,自己想通了,决定把打游戏的时间花到学习上。

解决了周明的选择困扰之后,葛奕青开始着手想办法处理他周末的住宿问题。

原来,因为父亲没有固定住所,周明平日在校寄宿,到了周末,便住在学校旁的宾馆里。

周明母亲早逝,年近80岁的外婆和他联系甚少。外婆虽心疼外孙子,但由于早年的家庭矛盾,外婆家的人却并不待见他。而周明的爷爷奶奶年轻时便支援内部建设去了海南。

随后,葛奕青联系周明就读的学校着手落实他的住宿问题。在葛奕青的努力下,周明的初中破例允许其周末寄宿。

“孩子毕业后住哪里?生活谁来负责?”周明面对的问题成了葛奕青的心结。

中考结束后,周明考上了一所国家重点中专。在葛奕青和周明外婆协商下,校方同意减免周明三年的学费。但由于学校住宿资源有限,周明的市区户口不符合寄宿生的条件,住宿又成了问题。

葛奕青和外婆一起到长寿路街道申请了每月900元的低保金,在中专附近租了一间月租1800元的房子,剩余房租由周明的外婆、奶奶共同承担。

到了9月中旬,开学已经过去一周,校方表示,由于监护人等问题仍未解决,周明迟迟没能入学。

根据规定,在校学生必须填写学生监护人信息,学校借助微信与其沟通,但周明外婆不会用微信,爷爷奶奶更远在海南,父亲又拒绝指定监护人。考虑再三,葛奕青决定自己做周明的临时监护人。“签字前也想过,万一以后孩子犯了什么错,我也要承担责任,但权衡了一下,总归有人要扛下这份责任的。换成任何一个小孩,我都会帮的。”

独立帮扶半年才“露馅”,打算资助孩子读完中专

入学前一天,葛奕青到周明的住处看望他,给他鼓鼓劲儿。

闲聊间,周明担心在学校里被人另眼相看,葛奕青告诉他:“你和其他任何一个学生都一样,学校老师也会帮你保密。只要你遵守学校规章制度,学校老师只会更关心你,不会歧视你。”临走前,葛奕青掏出500元钱交给周明,并告诉他之后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联系他。周明没说一句话,默默送走了这位帮助自己近半年的叔叔。

“我跟他谈不上亲密,但我说的话他都听得进去。”葛奕青承认,周明起初多少对他有些抵触,“是我亲手把他父亲送进去。但我跟他说过,抓他父亲是我的职责,对他的帮助更多是出于关心。”

开学后,葛奕青从学校老师那里得知,周明在校表现不错,能与同学正常相处,但他那顶“潮”发型仍然不过关。

“现在不是讲究发型的时候,学校的规章就是要遵守,你如果这个事情都做不好,你怎么让我相信你会把精力放到学习上去。”在葛奕青的说服下,几天后周明发来了自己的照片,照片里的他已是一头规矩的短发。

在独立帮助周明近半年后,葛奕青打算通过民政部门联系福利机构帮周明解决住宿问题,由于按流程需要单位出面,他这才把事情经过向同事和盘托出。派出所民警们了解情况后,立即集资2000元作为周明的生活费。“我们准备资助他三年,培养他到中专结束,如果他有意愿继续深造,我们也会继续帮助他。”

“希望我们的付出和努力能让周明走上正确的道路。”葛奕青说:“最重要的是,希望他能感受到人在落难时,社会是有温度的,不是冷冰冰的。我也希望他能把这份温暖留在心里,未来散播出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