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2元钱生意做到190亿元,这位董事长去世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2 12:46

把2元钱生意做到190亿元,这位董事长去世了

2018-07-12 11:09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公司

原标题:把2元钱生意做到190亿元,这位董事长去世了

7月11日下午,纳爱斯集团官网刊出讣告,纳爱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庄启传因病离世,享年66岁

根据纳爱斯官方网站介绍,庄启传1952年9月出生,浙江丽水人,党员。他1971年进入纳爱斯集团前身地方国营丽水五七化工厂当工人,其后历任供销员、组长、副科长至科长、副厂长,1984年底经职工选为厂长。1993年,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任浙江纳爱斯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2001年经国家工商总局核准成立纳爱斯集团,续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裁。2018年,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在行业中兼任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全国肥皂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一提到超能、雕牌和纳爱斯三个品牌,大家都不陌生。说起庄启传,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就是带领纳爱斯从一家山区小厂成长为享誉全球的日化王国的领航人。

纳爱斯创建于1968年,后来工厂濒于倒闭状态。庄启传“临危受命”,当上厂长。“是的,我就想让企业创第一流水平。”庄启传当选厂长的头一天,就在职工大会上亮出他的心愿,“我决不当守摊子的厂长,而要使工厂的产值、利润、文明办厂、产品质量在全地区名列第一!”

事实证明,庄启传的成就远不止于此,做产品、创品牌,干出一番事业。1994年起,纳爱斯便一直是国内洗涤用品的领军企业。巅峰时,雕牌洗衣粉的销量一度是跨国公司在华销售总和的5倍。目前纳爱斯集团产品覆盖家居洗护、织物洗护、口腔护理、个人护理等多种领域,旗下拥有雕牌、超能、纳爱斯、100年润发等品牌。

纳爱斯旗下品牌

2008年纳爱斯销售收入达到91.7亿元,2014年纳爱斯光给丽水市上税就达到10.17亿元。而2015年,纳爱斯销售额超过190亿,位居世界日化产业第五。就连宝洁全球总裁也曾公开表示,宝洁在中国的真正对手就是纳爱斯集团。宝洁全球总裁到中国做调研时,看到了纳爱斯雕牌洗衣粉的“懂事篇”电视广告,深有感触地讲了两点:一是他自己明白了为什么水都没有流到的地方,雕牌洗衣粉都卖进去了;二是纳爱斯是个很有文化底蕴的公司,今后宝洁在中国的真正对手就是它。

雕牌洗衣粉的“懂事篇”电视广告

2016年,带领纳爱斯走过了47个年头的庄启传提出,新的一年就要翻番再造一个纳爱斯,一年跨越47年。新京报报道称,两年过去,纳爱斯却遭遇发展困境,2015年提出的承包制也日渐受到争议,一度引发员工离职潮。后“庄启传时代”,纳爱斯以及中国日化格局将呈现何种状态,将有待观察。

延伸阅读:本土品牌成为亚洲消费者新宠,全球品牌惨遭冷落

雀巢公司(Nestle SA)的风头正在被一家以酿造麝香猫屎咖啡而著称的印尼品牌盖过。

传统上,亚洲被视为西方跨国公司唾手可得的“摇钱树”。在亚洲市场,拜不断增长的居民收入和孱弱的本土竞争对手所赐,各大饮料生产商、香烟品牌和快餐巨头所向披靡,都赚得盆满钵满。中国市场研究集团(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在2011年进行的调查显示,85%的中国消费者更喜欢外国品牌。

那些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2016年,中国消费者对外国品牌的青睐程度足足下降了一半,而这种态势绝不仅仅限于中国,价格更低,更善于迎合当地人口味的印度牙膏、越南洗衣粉和日本加味水,也正在抢占市场份额。到2019年底,亚太经济的增长速度预计将持续超越世界经济。而恰恰是在这个重要时期,诸如印尼麝香猫(Luwak)速溶咖啡和中国百雀羚润肤霜这类新近崛起的明星品牌,将给全球巨头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就亚太地区的销售增长而言,本土品牌的表现正在超越全球巨头

“跨国公司低估了当地企业的竞争力,”中国市场研究集团董事总经理雷小山(Shaun Rein)如是说道,“在一些跨国公司错失的新兴趋势上,比如健康产品和电子商务,本土企业的动作非常迅速。”

随着咖啡在喜欢喝茶的亚洲变得越来越流行,捕获这种需求显得至关重要。印尼PT Javaprima Abadi公司以销售麝香猫排出的咖啡豆著称。根据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提供的数据,2012年至2016年,这家印尼公司的速溶咖啡在亚太地区的市场份额翻了一番多,而雀巢Nescafe速溶咖啡的市场占有率则停滞不前。

猫屎咖啡

在价值13亿美元(约合86亿元)的印尼速溶咖啡市场,这种差距表现得更加明显。在此期间,Javaprima的市场份额增长约12个百分点至33%,而雀巢则下滑了1.4个百分点至16%。雀巢拒绝置评印尼市场。

Javaprima董事苏善多(Agus Susanto)表示,该公司正在利用当地流行趋势,比如女性和新咖啡饮用者对奶油般柔滑的咖啡饮品的需求。

36岁的迪安•奥拉(Dian Octora)是一位居住在西爪哇省万隆市的家庭主妇。她说,“我喜欢麝香猫屎咖啡的味道,不喜欢雀巢,因为它不够浓郁。此外,雀巢咖啡也让我的心脏跳得更快。”

价格是另一个因素。在印尼电商网站Tokopedia,一盒650克雀巢白咖啡的售价约为6.4万卢比(约合6217元),而一盒620克的麝香猫屎白咖啡的售价仅为2.15万卢比(约合2088元)。

尼尔森公司(Nielsen)执行董事里根•莱格特(Regan Leggett)表示,“本土厂商已经显著改善了产品质量和包装,并且更加迅捷地利用当地流行的数字工具。”尼尔森公司将于11月21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在亚洲和拉美市场,本土品牌的销量超越全球品牌。

雀巢在亚太市场的占有率正在遭受本土品牌的强有力挑战

2012年至2016年,雀巢源自亚洲、大洋洲和非洲的收入重挫23%,跌至145亿瑞士法郎(约合972亿元)。为了吸引更多的亚洲消费者,这家咖啡巨头在该地区推出即饮冷咖啡产品,在中国大学校园开设品牌咖啡馆,并研发了越南咖啡Cafe Viet系列产品。

雀巢公司亚大非区总裁龚万仁(Wan Ling Martello)表示,“咖啡在亚洲越来越受欢迎,消费者也在寻求更多的选择。这必然导致更加激烈的竞争。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雀巢并不是唯一一家开始意识到严峻现实的全球品牌。到2021年,中国护肤品市场的销售额将增长25%,达到340亿美元(约合2269亿元)。

根据欧睿国际的数据,2012年至2016年,百雀羚护肤系列产品的市场份额飙涨了四倍。2016年,其母公司上海百雀羚日用化学有限公司斩获约10亿美元(约合66亿元)营收。

百雀羚没有回复彭博社记者多次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提出的置评请求。

在一定程度上,巴黎欧莱雅成为这种高涨人气的牺牲品。在同一时期,该品牌损失了超过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创建于1931年的百雀羚专注于草药产品,自称是中国首批化妆品品牌之一。

百雀羚聘请亚洲流行歌手周杰伦和莫文蔚作为其品牌推广大使,并赞助了根据热门电视剧改编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2017年6月接受总部位于武汉的《化妆品观察》杂志采访时,百雀羚总经理苗耀扬表示,“文化是品牌的护城河,我们想制造专注于中国人的产品。”

可以肯定的是,亚洲仍是西方品牌的重要增长点。龚万仁表示,雀巢多趣酷思咖啡机(Nescafe Dolce Gusto) 在日本和韩国很受欢迎,在东南亚也越来越受追捧。

欧莱雅仍然是中国首屈一指的美容品牌,该公司表示,就其高端定位而言,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化妆品不断增长的需求,也是个好兆头。

此外,巴黎欧莱雅也加大了为亚洲量身定制产品的力度。 2014年,它收购了中国护肤品牌美即面膜,该公司还推出了一款在韩国获得普及的气垫粉底液,并且正在与爱茉莉太平洋集团(Amorepacific Corp.) 竞争东南亚的穆斯林化妆品业务。

不过,对于一些消费者来说,本土产品仍然是最好的选择。在郑州,47岁的工程师刘清(音译)表示,她十多年来一直使用百雀羚,因为她信任该品牌的成分。

她说:“百雀羚比其他牌子更便宜,更安全。我不知道全球品牌的产品中添加了哪些东西,所以我不确定它对我的皮肤是否有好处,是否安全。”

撰文:Corinne Gretler 翻译:任文科

整理编辑:冯艳彬、赵露露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