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读懂读书人在济南乡试的日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16 02:48

原标题:一篇文章,读懂读书人在济南乡试的日子

中国的科举考试制度,可以称之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尽管它有种种的不公平、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是还是为下层平民打开了一个通往精英阶级的通道。这个制度,不以出身论高下,只以才能论短长,让“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故事,一次次在我们脚下的土地上上演。

反观其他国家,由于没有科举制度,他们官员的选拔只能以血统论,

贵族和平民分化为两个阶级。僵化的体制让阶级之间的流通趋同于零,贵族再无能,也能统治这个国家,平民再优秀,也只能做别人牛马,时间长久,民间怨气横生,英国光荣革命、法国大革命、日本倒幕战争接踵而起。战乱之后,英国首先建立起了文官选拔制度,据说这个制度就是以中国科举制度为蓝本起草的。

而在科举考试中,最重要的就是乡试,这场考试即是俗称的“考举人”。如果生员通过了这场考试,就有资格做官了。而乡试的举办地,就是各省的省会。济南贡院就是山东读书人跳龙门的地方。

(济南贡院)

为了大家方便了解乡试的流程,我现在假设在明朝山东省东昌府聊城县,有一个考生叫小华,我们看看他如何中举的。

小华,自幼入私塾,从小熟读四书五经,很轻松地便通过了县试,随后又通过了院试,取得了“秀才”的称号,并获得了参与第二年在省会济南参加乡试考试的资格。

眼看着自己就要进入士大夫阶层了,小华很是高兴,他信心饱满地开始准备起乡试来。小华知道,乡试可不是年年有的,在明清时期,乡试每三年才举行一次,一般是定在子、午、卯、酉年,考试时间是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二年就能考四次,这让小华兴奋之余也掺有一丝紧张。

七月中旬,小华从聊城县启程了。经过五六天的颠簸,他终于来到了省城济南。小华在院西大街附近找了个旅店安顿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来济南,他准备去省城的街道上溜达溜达。

(清末举子赶考图)

此时省城的街道边上挤满了前来应试的考生,他们有山东其它五府的秀才,还有一些监生、贡生。所谓的监生,指得是国子监的学生,当时国子监是国家的最高学府,换句话来说,就是那时候的北大清华,而贡生,则是州府县学进贡到国子监读书的学生,比如现在山东某高中报送到北大、清华的学生,他们的实力可想而知。

顺着院西大街往西走,小华来到了是布政使司衙门门口,在衙门的北边,他看到有一个榜棚。小华知道在九月份的时候,这里将会张贴榜单,未来的三年是意气风发还是埋头苦读,就看这张纸上有没有自己的名字了。

小华溜达了一会儿,便回到了旅店,准备休息一下,迎接几天后的考试。

而在此时,在距离小华旅店两公里之遥的皇华馆,从京城来的主考、副主考已经入住了。

(济南贡院的位置)

与小华这些考生相比,主考和副主考要提前两天入驻贡院。八月初六是官员进驻考场的日子。这天,巡抚衙门要举行上马宴,主考(北京下派的翰林)、监临(山东巡抚)、提调(山东布政使)、监试(山东按察使)、各同考官(济南知府、历城知县)都要参加。这场宴会,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动员会、宣讲会,要让整个济南府的老百姓都知道,乡试要举行了。

作为京官,又是钦差的主考、副主考当然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为了达到最好的宣传效果,主考、副主考从驻地到巡抚衙门的排场也极尽铺张。他们将身穿朝服出门,坐骑是一个没有四面帷帐的轿子,轿子正中设有大宝座,蒙着虎皮,左右踏足是两个木刻的彩狮子。轿杆子上面裹着黄色的彩绸,由八个轿夫肩抬前进。前面棋牌开道、兵丁护卫,轿子从皇华馆出,绕行大街,缓缓的进入了巡抚衙门。这样的排场自然引发了许多市民围观,小华便在这些人之中,看着主考远去的身影,小华感慨了一句:“大丈夫当如斯也!”

主考被抬进巡抚衙门之后,下轿走入了正堂,在这里,他率领考试的工作人员面北向皇帝行谢恩礼,然后宴会开始。喝了三杯茶,看了三场戏之后,主考离开了巡抚衙门,向贡院走去。

这时候的贡院,已经被杂役们打扫的干干净净,里里外外都有兵丁把守,戒备森严。

八月初八,是乡试开始的日子。

(乡试试题)

小华需要在初八到十六这九天的时间里,参与三场考试。其中初八到初十为第一场,十一到十三为第二场,十四到十六为第三场。,每场都是第一日入场,第三日交卷。每一场考试结束之后,考生可以休息一晚,不过须持受卷官所发的签证才能离开考场。在考试期间,大门、龙门都要加锁加封。

经过点名、搜检、领卷、对号后,小华走进了号舍。一般来说,第一场考的是四书,即四书题三道,每道题二百字以上,经义题四道,每道题三百字以上,另作五言八韵诗一首;第二场考的是五经,五经一道,三百字起。诏、判、表、诰一道(类似公务员考试的公文题)第三场考的是时务策五道,即用经学理论知识对当时的时事政治发表议论或者见解,类似于现在的申论。

八月十六,小华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考场,一想起这九天的考试,小华就很头疼,现在的他就想上床好好睡一觉。

九月上旬的寅日或者辰日是发榜的日子,取龙虎榜的意思。眼瞅着寅日将近,小华开始忐忑起来。

在小华担惊受怕的同时,贡院里面一片忙碌,阅卷官们在有条不紊地阅卷。阅卷之后还要写草榜、列正榜、撰副榜,忙的不亦乐乎。

(考生看榜)

寅日清晨,安静的贡院突然鼓声大起。主考亲持榜单,将其小心翼翼地放置在特备的黄绸采亭内,轿夫肩起,鼓乐、仪仗前导,兵丁护送,出贡院到榜棚街张挂。此时,院西大街、布政司街、榜棚街一带,已经挤满了人群。待榜单贴出,万头攒动,小华也在人群中间,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名字,顿若飘飘登仙。

这也不怪小华兴奋,乡试中举的名额是一定的,明朝时山东只有六十九个正榜名额,但是参与考试的生员却有六千多人,清朝时更是高达万人,百中取一的幸运感,成人上人的诱惑,范进中举后的欣喜若狂,我们就不难理解了。

小华中举之后,他立马去了布政使司,领取了顶戴、衣帽一套,还有纹银二十两,用以做旗匾用。

(鹿鸣宴)

发榜第二天,他还要去巡抚衙门大堂参与庆功会,号称“鹿鸣宴”。这一天,抚院是向群众开放的。老百姓可以进入衙门内,目睹中举者的风光。宴会的水果、点心还允许老百姓带回家,据说吃了这些,能让学童们文运高照,考试顺利。

随后,小华衣锦还乡,等待他的将是明年春天在北京举行的会试,他将为“状元”的名号,进行奋力一搏。

这就是小华在济南参与乡试的经过,大家清楚了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朱文龙,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